首頁 > 旅游資訊 > 旅游資訊 >

冬奧村中的太子城,真住過太子嗎?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7-15 10:08:34   點擊次數:

【考古中國】

2015年7月31日,隨著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的一聲“Beijing”,標志著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落戶北京與張家口。太子城村,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區四臺嘴鄉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山村,因地處張家口奧運村的核心區而迅速成為“網紅”,那里的太子城遺址也迅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太子城的主人是誰?真住過太子嗎?是哪位太子?

 

冬奧村中的太子城,真住過太子嗎?

 

 

太子城靠山俯瞰 圖片由作者提供

太子城的各種傳說

“驢頭太子”的傳說在太子城村口口相傳:唐朝女皇武則天因生活放蕩生下一個長著驢耳朵的太子,為隱藏這個秘密,有一太監出主意,找一個青山綠水、環境優美、相對封閉的地方建一座城,把太子藏起來。經過千挑萬選,太子城被選中。驢頭太子為掩飾自己驢耳朵的事情,每天把給自己梳洗的人殺掉。有一天,一個被抓來給太子梳洗的人,知道自己反正是一死,就暗藏剃刀,準備把太子的驢耳朵割下來,為死去的人報仇。當太子的驢耳朵被割下來后,奇跡發生了,一對人耳長了出來!太子重賞了這個割耳朵的人。武則天接走了成為正常人的太子,太子城就廢棄了。

關于太子城,文獻記載比較詳細的有清代乾隆23年編修的《口北三廳志》:太子城位于張家口東北140里大白陽口外,黎明時分,從山頂俯瞰,城內高樓林立,城外城墻環繞,城門樓上有“太子城”匾額,太陽出來后則消失不見,傳說這座城為秦代太子扶蘇修筑。

太子城的時代與主人,除了唐驢頭太子與秦扶蘇外,還有遼代耶律倍太子的說法,但均無具體依據。太子城的身份之謎,只能通過科學的考古發掘來解決。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舉辦,為揭開這個謎底提供了契機。自2017年5月起,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張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崇禮區文化廣電和旅游局、承德市文物局田野考古隊等單位,對太子城遺址進行了連續兩年的考古發掘,基本明確了太子城的時代、性質、主人、規模、布局等重要信息,一座800年前的失落之城再次綻放在張家口奧運村內。

太子城是金代的

經勘探與發掘確認,太子城呈長方形,南北400米、東西350米,總面積約14萬平方米,差不多是五分之一的故宮面積。東西南三面城墻存有地下基址,墻外有護城河,其中西墻有2道,間距50米。城門目前僅發現南門1座,門外有甕城。在城內發掘確認建筑67座、道路14條、排水溝2條。通過對清理遺跡的分析確認,太子城基本上是標準的宮殿布局:南門、9號基址、3號院落呈南北軸線分布,9號基址是太子城內單體面積最大、規格最高、結構最復雜的建筑,相當于故宮的太和殿;北部寢宮區以3號院落為中心,相當于故宮的乾清宮,院落本身又可以分為南北兩院,南院由凸字形主殿和東西配殿組成,北院有三組東西向建筑。

太子城出土遺物以各類泥質灰陶磚瓦、鴟吻、嬪伽、鳳鳥、脊獸等建筑構件為主,另有部分綠釉建筑構件、銅鐵構件、瓷器、鎏金龍形飾等,其中青磚上多戳印“內”“宮”“官”字,部分鴟吻上刻“七尺五地”“□字四尺五”“天字三尺”等。瓷器以定窯白瓷為主,已發現刻“尚食局”款18件,另有仿汝窯青瓷盒、黑釉雞腿瓶罐等。銅器有坐龍、銅鏡等殘件。

經過比對我們發現,太子城遺跡中的3號院落主殿平面布局,與金上京皇城西部1號臺基址、山西繁峙巖山寺南殿西壁佛傳圖宮殿平面(1167年)相似,遺物中的獸頭與北京金陵出土的同類器形制相同,嬪伽、鳳鳥、獸面紋瓦當、連弧紋滴水與黑龍江金上京皇城西部建筑址、吉林安圖長白山神廟遺址出土器物基本相同,白釉“尚食局”款瓷器與河北曲陽定窯窯址金代后期出土器物完全相同。由此,我們確定:太子城遺址時代為金代中后期(1161—1234年)。

太子城是皇家行宮

太子城的性質主要從以下四方面分析:

1.遺跡等級很高。太子城內建筑分布呈前朝后寢方式,重要建筑基址沿軸線分布。城門、城內重要基址均有方形磉墩,上面原有大型木構建筑。圍墻木柱包磚、內芯壘石的砌筑方式是同期其他城址中沒有的,這些都顯示出城址的高貴特性。

從鉆探和發掘結果分析,城址規模雖然不大,但是高等級建筑密集,道路規整,未發現商業、民居等一般類型建筑基址,所以可排除一般性縣城、居民點或單純軍事衛城的可能。另外,通過對城內外及附近區域調查與鉆探,未發現墓葬區,故可確認城址為高等級的季節性住所。

2.遺物規格很高。“內”“宮”“官”款磚是金代城址的首次發現,宋元時期都城內的宮城稱為“大內”,元明時期有“內府”字樣的器物多為皇室定燒器,而“宮”字應為“皇宮”“宮廷”的寓意,“內”“宮”款的出現,可以確認太子城具有皇家屬性。

“尚食局”是多數王朝宮廷內專掌“供御膳饈品嘗之事”的機構,北宋在徽宗崇寧二年(1103年)正式設殿中省并下置包括尚食局在內的六尚局專掌供奉之事,欽宗靖康元年(1126年)廢置。金代,宮內亦置有尚食局、尚藥局等,但歸屬宣徽院主管。目前已發現的“尚食局”款瓷器,集中出土于河北曲陽定窯窯址與金中都;太子城遺址18件“尚食局”款瓷器是在定窯窯址以外考古發掘出土該類產品最多的一次,進一步佐證了城址的皇家性質。

編號“七尺五”“四尺五”“三尺”的鴟吻分別對應城內不同等級建筑,與《營造法式》記載完全吻合,填補了金代皇家建筑的空白。

3.規模較小。我們對遼金時期析津府、金中都附近40余座城址的規模進行了統計。如都城金中都、金上京,府城析津府、大同府,州城朔州、歸化州、易州,縣城定興、香河、玉田、新城等,結果顯示府級城址多周長20里以上,州級周長8~10里,縣級周長6里及以下。太子城遺址周長3里,規模較小,小于一般的縣城,與確定為元代察汗淖爾行宮的小宏城城址規模相當。

4.位置重要。太子城位于金代中后期山后(遼金元時期對燕山以北地區的統稱)捺缽(帝王的四季漁獵活動)的路線附近。金代中后期山后捺缽的行宮有兩處:景明宮與泰和宮。關于金中都與二宮之間的捺缽路線,《金史》等文獻均沒有明確記載,但通過北宋《太平寰宇記》卷七十一媯州條、《武經紀要》前集卷二十二蕃界有名山川炭山條、元代《經世大典·站赤》等記載可知,遼代幽州西北出居庸關的炭山道、元代大都與上都間的望云驛,應與金代山后捺缽的道路基本相同,太子城正位于該路線的西側。

由以上分析可知,太子城應為金代中后期的皇室行宮。通過對文獻資料的進一步梳理發現,金章宗夏捺缽的泰和宮與太子城在時代、性質、位置、地形、廢棄原因等方面高度契合,如金章宗泰和二年(1202年)與五年(1205年)分別駐夏于泰和宮,與太子城時代相符;太子城皇家行宮屬性與泰和宮相符;太子城位于金代龍門縣西側與泰和宮位置相符;泰和宮在兩山之間、地形狹隘、雨潦湍急,與太子城地形完全相符;泰和宮毀于火燒與考古發掘情況相符,故可以推測:太子城即金章宗的泰和宮。

太子城里沒太子

公元1168年8月31日,金世宗山后捺缽的隊伍駐扎在張家口麻達葛山一處叫冰井的地方,一聲嬰兒的啼哭劃破夜空,太子妃徒單氏生下一名男嬰。金世宗尤其興奮,對隨行的大臣們說:“朕的兒子雖多,皇后只生了太子一人。幸好看到嫡孫又生在麻達葛山,朕曾喜歡這個地方濕潤而又空氣清爽,可以以山取名。”這個小名叫麻達葛的嬰兒,后來成為金朝的第六位皇帝——金章宗,金代諸帝中最具有傳奇色彩的一位。

金章宗的父親完顏允恭,因病先于其父世宗皇帝去世,這打亂了金世宗對皇位繼承的安排,麻達葛作為嫡孫,被快速推上了皇位,用三年半的時間完成了從金源郡王、原王、尚書右丞相、皇帝的大轉變。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正月,世宗駕崩,章宗同日在靈柩前即位,開始了他的皇帝生涯。

金章宗在位期間,政治上,設置提刑司,加強對地方官員的監督,加強中央集權;廢除奴隸制,完成了金代女真族的封建化。經濟上,通過通檢推排、貨幣改革、設置常平倉等措施推動經濟發展。軍事上,北伐蒙古,修建金界壕,南征南宋,簽訂“嘉定協議”。文化上,以文治國,倡導儒家思想,重視教育與科舉。章宗朝是金代最為繁榮興盛的時期,被史學家評為“宇內小康”。

金章宗除了做好皇帝的本職工作外,在詩詞歌賦、書法繪畫、音樂戲曲上造詣很高:書寫的瘦金體與宋徽宗本人書法難以分辨;婉約派詞《蝶戀花·聚骨扇》辭藻華美,頗有李后主之風;音樂方面元人燕南芝庵將其與歷史上的唐玄宗、后唐莊宗、南唐后主、宋徽宗并成為“帝王知音律者五人”。

人生總有缺憾,作為皇帝的章宗也不例外。因朝中大臣反對其立寵妃李師兒為皇后,怒發沖冠為紅顏,整個章宗朝沒有冊立皇后;一生六位皇子均在三歲前夭折,導致章宗朝沒有太子,最終只能傳位給叔父完顏永濟,這可能是金章宗一生最大的遺憾。目前,與金章宗相關的文化遺產,最著名的是其縱情山水的北京西山八水院與燕山八景之一的盧溝橋,而太子城將成為章宗的又一筆豐厚遺產,也是對其出生地張家口的回饋。一生未有太子的金章宗,卻留給了世人一座太子城,這就是歷史與事實。

冬奧村保留太子城遺址

太子城遺址位于張家口奧運村的核心區,遺址范圍原規劃為張家口奧運村、太子城冰雪小鎮等奧運場館。為做好遺址保護與展示工作,北京冬奧組委會與河北省政府對原規劃進行調整,將奧運村最核心的位置調整為太子城考古遺址公園。太子城為奧運村注入了820年前的皇家文化底蘊,奧運村將通過太子城向全世界展示中華文明的博大精深,二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相信太子城考古遺址公園必將成為奧運歷史上場館建設與文物保護相結合的全球新典范。

太子城遺址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它是第一座經考古發掘的金代行宮遺址,是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是近年來發掘面積最大的金代高等級城址。城址主體建筑呈軸線分布、前朝后寢、后宮居于軸線西側的布局方式對宋金元都城考古及城市考古的規模、布局、功能分區等研究有重要意義。因其重要的學術意義及社會影響力,太子城遺址考古發掘同時榮獲“2018年中國考古六大新發現”與“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歷史的際會,820年的邀約,張家口與北京兩座城市,延續了金代行宮與都城的密切聯系。當年的金章宗不會想到一場全球冰雪運動的盛會即將在其捺缽的行宮處舉行,正如他在泰和宮欣賞到第一朵綻放的牡丹時所吟誦的那樣:“洛陽谷雨紅千葉,嶺外朱明玉一枝。地力發生雖有異,天公造物本無私。”如今的太子城遺址,正如那朵綻放的牡丹,盛開在世人面前,相信2022年北京冬奧會一定會因太子城遺址而被全世界銘記!

(作者:黃信,系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館員)

張家口大好河山國際旅行社提供的服務:張家口崇禮租車 崇禮租車 崇禮滑雪 崇禮住宿 崇禮旅游 崇禮美食 崇禮房產 神州租車崇禮分部

 


上一篇:真的!張家口這里要建飛機場了!明年一期或建成!

下一篇:最后一頁

正中红心彩金 快乐8官网停了 北京pk10走势图表 加盟盐津铺子赚钱吗 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爱库存如何赚钱 下载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在什么地方干活最赚钱 北京pk105码5期全天不挂公式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组选395的前后关系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前三 福彩开奖272期 股票推荐 福彩开奖 全球股全球股票指数